首页 > 企业新闻 > 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2021-04-28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去分享

  在阅读《少有人走的路》这本书的过程中,似乎每一个小故事都能联想到一些人或一些事。这些人或是身边的朋友亲戚家人甚至是自己,这些事或是身边曾经发生过的也有是曾经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的。也正是在阅读的时候,有了这些联想浮现,才证明了书中对人性善恶的描写是真实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。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  我记得书中有一段文字是教我们如何去识别身边伪善的人,读到这里,我不由的开始审视自己,是否如书中所言,看起来是不是“比正常人还要正常”。但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发现这个“正常人”的定义却逐渐在脑海中模糊起来。确实,既然要做比较,自然是需要一个参照物的。于是,我有了一个有趣的想法,我想这本书的作者斯科特·派克就应该是一个“正常”的人,如果我是斯科特·派克,在面对这些怪异的小故事的时候会怎么做呢?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  首先,斯科特·派克是一名资深且专业的心理医生,而我一直从事着销售工作。虽然行业跨距较大,但我觉得在工作过程中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比如,大家的工作内容都是通过与客户的沟通深入了解去达到最终效果;在了解的过程中,心理医生会判断目标客户的身边人是否需要心理治疗。而我也会在沟通中判断目标客户的身边人是否有一样的合作需求,最终都达到了帮助更多客户解决需求,同时也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而面对隐藏自身需求的客户,心理医生会想要逃离希望尽快的结束谈话;而我也一样不想继续浪费时间,因为我认为有时候不妨等一等,等到对方的需求主动呈现出来以后再出击会事半功倍,不知道派克医生是否也是作此打算,等到对方病情恶化,再次主动求助时再一击重拳拿下。除此之外,我觉得自己跟派克医生还有很多相似之处。我可能做不了心理医生的工作,但很显然,派克医生会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销售人员。到此,我依然不能确定自己是“正常人”还是“比正常人还要正常的伪善人”,因为我似乎也判断不了派克医生究竟属于哪种人了。

  后来,我发现我与派克医生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很相似,起码在部分观点上还是存在很多分歧。比如书中说“不管父母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爱孩子,只要他们不接受孩子的独立性,压制孩子的思想和情感,这都不是爱,而是恶。”我不明白派克医生为什么可以说的这么理直气壮。而我见过的很多心智尚未发育完全的孩子,他们的思想都还是不成熟的。比如沉迷游戏荒废学业的孩子,比如欺凌弱小不辨是非的孩子,再比如违法乱纪回不了头的孩子等等!很多孩子在年少轻狂的年纪并没有深刻思考过自己的人生,他们也根本不知道未来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,如果作为父母还要接受这样的独立性,还不压制这样的思想和情感,那才是真正的恶。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  《三字经》说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但我认为“善”并不是与生俱来的,而应该是在成长的过程中被引导、被同化出来的。“自私”和“贪婪”才是人之初的本性,而且它们非常强大,强大到没有人可以完全摆脱,只能依赖后天培养的“善”来压制和削弱,最终达到善恶并存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佛教认为“人的善恶仅存于一念之间”了,毕竟“四大皆空”的境界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太难。写到这里,可能会有人反驳我,为什么不能是先有“善”后有“恶”呢?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,我想先分享下中国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在其代表作《三体》中的“黑暗森林法则”。法则说:“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,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,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,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,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,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。他必须小心,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,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,能做的只有一件事:开枪消灭。在这片森林中,他人就是地狱,就是永恒的威胁,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,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,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一种解释。”在浩瀚的宇宙中,我们每一个星际文明都相当于初生的婴儿,对未知的其它文明总是既恐惧又好奇。一旦两个文明相遇,要么因为自私的想要自保,要么因为贪婪的想要掠夺,都会想要先发制人去毁灭对方。看吧,这就是宇宙文明相遇时最初的样子,没有谁会大方的压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赌别人的善良,不管是多么高度发达的文明也难以摆脱心中的恶念。再试想一下,一个人如果从出生开始,便没有父母没有朋友甚至从未进入过人类社会,那么他的眼中必然只有弱肉强食,以杀戮来谋求自保和掠夺,与独行的猛兽并无差别。所以我认为,万物之初,必先有恶!只有通过后期被爱的感化和善意的引导才能慢慢压制心中的恶念。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  那些沉迷游戏的孩子应该有人督促,使其回归学业;那些欺凌弱小的孩子应该有人教育,使其团结友爱;那些违法乱纪的孩子应该有人惩处,使其浪子回头。在这些过程中,可能会用到“不接受”,也很可能会用到“压制”!还有人会认为这样做就是“恶”吗?

  再回到《少有人走的路》开篇部分,这则小故事中说到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住着两只狼,一只是善,另一只是恶。这说明作者本身也是认同人的内心是善恶并存的,但是在后面的几则故事里却还是将主人公们明确的区分开来,分别去定义他们是善还是恶。我猜测作者可能是个非常偏激的人,而我认为“善”和“恶”应该都是相对的。比如你做了一件事,这件事对A来说是好事,对于B来说却是件坏事,那么你在A的眼中一定是善良的,但是在B的眼中你却是邪恶的。看吧,同样一件事,面对不同的参照物的时候,善与恶是会被互换颠倒的。所以我们既不能说你是善良的,也不能说你的邪恶的。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  刚好几天前看到一则真实的新闻,与我举的这个例子很接近。新闻报道称“深圳六旬母亲为筹钱救治儿子跳楼骗保”。看完新闻后,除了感动母爱的伟大久久难以释怀以外,似乎很自然的忽略掉骗保的行为,甚至连这两个字提都不想再提。但是事实上,这位母亲依旧是善恶并存的,在儿子和保险公司这两个不同的参照物面前有了不一样的形象。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  始皇帝统一天下平息了战争,但是他也屠戮了百万生灵,比比皆是亡魂;李世民开启了大唐盛世国富民强,但是也曾逼父退位手足相残,血染玄武宫墙;反观之,隋炀帝荒淫无道暴虐无常,但他修建的大运河却造福了后代,开创科举更是为国纳才、世代袭传;和珅贪污赈灾粮款,却买来了三倍麸糠(牲口吃的),让更多百姓有了救命的口粮。所以,善恶应该是相对的。再好的人也有可能做坏事,再坏的人也有可能做好事。

  现在,我想我知道该如何回答我是个怎样的人这个问题了。首先,我是个邪恶的人,因为邪恶是我的本性;同时,我也是个善良的人,因为善良是社会的恩赐。如果邪恶是我们每个人的本来面目,那么善良就是我们每个人手中星火相传的光明火炬。我们从先辈们手里接过了努力、刻苦、坚强、团结、友爱、创新、诚信、仁慈……用以强化自身、压制邪恶,并且将它们代代相传生生不息。最终,我们每个人手中的光芒会融合成天上的太阳,去照亮这个世界的黑暗,黑暗或许不会完全消失,但是这个世界绝对不会由它来统治。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  最后,我似乎又发现了一处与派克医生相似的地方。因为我现在正固执且偏激的认为派克医生是一个固执且偏激的人。我们都是邪恶的人,也都是善良的人!

  

【贝尔卡读书文化】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——相对善恶论


作者:方浩然 来源:未知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13343447621
在线服务时间: 工作日 9:00-18:00